李元戎回应“性骚扰”事件:一场无妄的炒作

2017-01-07 09:19

原题目:我要配合一场无妄的炒作吗?

大家好!我是李元戎。2017年上班第一天,我没想到遭遇了一场莫名的网络暴力攻打。

这两天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两天,我本认为就是一个无端的斥责,警察早已第一时间参与考核,并给了我论断让我回家。

1月3日下战书,开始有指控我的不实微博散布出来,我想对方只是借机炒作一下,我只有不回应,对方就没有什么可能炒的。

但我没想到,到今天早上,许多媒体及大号报道此事,我的很多个人信息也被恶意分布,我的工作生活已受到重大搅扰。

无奈之下,我只能站出来阐明一些事情,并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。

我已聘请律师、踊跃取证,并会与机场警方再次取得接洽,欲望诉诸法律手段,查究对我肖像权、名誉权造成侵害和恶意诋毁的举动,维护我的合法权力。

有媒体友人活力采访懂得,有朋友提醒我说事件推动进程有套路,也有人分析出背地有某某网红公司推进。

我无奈琢磨对方的动机,也并不想进行炒作,只想描述下可验证的过程事实:

1、为了在深圳多陪家人,我决定了回京最后一班飞机。因为航班晚点而第二天一早还要上班,所以在飞机上我前半程睡觉到吃飞机餐,然后看机上电影和看Kindle直至空姐要求收桌板调靠背、关闭电子设备,在此期间去过两次洗手间,而全程与右手边两位女士无互动。

2、附近降落,空姐提醒我封闭Kindle、提示我周边乘客调解座椅关闭桌板后,我又想眯一会儿,结果很快听到“流氓,他摸我!;“空姐快来,报警,不要让他跑了;,而后发现是身边两位在抓流氓,其所称的“流氓;竟然是我。我没做回应,决定等待警方处理。我信赖当时那位空姐也可以为这局部作证。

3、对方连续吆喝直到下降,开机后打电话约朋友来机场接,还向我声称她们有共计多少十万的粉丝,有办法“弄去世我;。四处乘客应能为此作证。而平安员过来告知我不要走,我表现愿意等待警方,保险员与警方保持联系,安排我们与机组职员一起下飞机、乘巴士到到达大厅。

4、下机后机组人员把我们转交给首都机场派出所的一位警官。咱们在行李提取处向警察说明情况。指控我的女士的过错开始拍照并扯掉我的口罩,并向警察说:“2014年之后就没有浮现过这种事情;。

5、警察让咱们不再对质,而是辨别理解情形,查验身份证并请求我告诉单位信息。其间,我继续被两位女士拍照。

6、约20分钟后,来了第二位警官,收取了我的身份证,并要求我关机,然后带我到派出所问话。

7、进入办案室,我交出手机、手表、行李箱包等,接受警方问询并做完笔录。警官两边调处,最后让该女士单独进来再次与我对质。事后对方发出的长微博文章显示,这次对质过程对方在警察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录音。该女士自称20岁,读心理学,说无意间听到我从事互联网行业,再次强调其也是互联网圈内人,自身有良多微博、直播粉丝并意识很多名人,表示有才干人肉我并让我身败名裂、失去工作。最后该女士说“你等着;然后离开办案室。

8、警官做完对方结案手续,然后让我签字收好我的货色,并准许我自行分开。我由于对事件搞不清状况,再次恳求警方确保我保险跟不向对方吐露我信息,并说渴望让对方先离开,警官承诺说已向对方清楚说明不许做遵法的事。此时时光约1月3日凌晨4点半。

9、1月3日清晨4:58,我叫到车离开机场回到北京住处。

10、1月3日下午近6点至8点,我的个人微博上开始陆续出现包含某人朋友圈截图的评论,我的个人信息被陆续找出,包括某个所在公司的信息。这期间主要是一些刚注册的或粉丝不久的号在我的微博评论中骂我,身份不明。我向新浪微博举报个别微博内容不实和侵犯肖像权、声誉权等,系统消息后来提醒“你提交的投诉经初步审核,无奈判断侵权事宜;。

11、1月3日晚6点多,有友人转发一条微信,提醒说有部分微信群如一些豪车群开端传播,告知有人在人肉我、扬言要到我所在单位找我。刚开始是在个别圈子有转发,我不在意。1月3日晚11:24,微博用户“2017一月三;发布长文《飞机上遭遇性骚扰这一次我要维权》(下称《飞》文)的文章,陆续有一些微博大号加入转发。有的微博账号宣布又删掉,但我已截屏留证。缓缓地,有不少微博用户以此为话题对我进行辱骂。7:49被新浪科技报道,报道标题中提到公司名字、职务跟我的名字,而后陆续有其余媒体报道和进入部门新闻客户端热门区,形成一个事件。部分微博大号在报道时,还谎称第一时间联系并采访了我。

?12、11:01分,微博用户“搞个波文;发布微博称:“网红,张阳阳称@就是张阳阳阳,1月2日,她在坐海航HU7702由深圳飞往北京的班级时,遭受星河创服COO李元戎@戎一人性骚扰。;链接指向《飞》文。“就是张阳阳阳;的微博账户中显示有255条微博,目前只显示有4条、微博头像已改。因为一些网红造型和化妆通常近似,依据其微博快照中的头像、图片等,我无法断定这个人是否其人。也不晓得那位注册新账号发微博的到底是哪个人?

我留心到,前后爆料中,存在各种自圆其说。在这组微信和微博长文中,前文说“太黑没人看见;,后文又说有“隔壁的大哥也看到了李全程的所作所为;。而且在文章中说“ 安全员;表示我做了什么,“然而没有证据;。请问不论空姐、安全员谁都没看到,也没有证据,怎么就能说“哥儿们真牛逼,我都不如你胆儿大;,这话到底是出自哪里?

在这个过程中,我的个人信息很短时间内被准确获知,而我至今不知道对方是谁。昨晚公安机关接到报警后已参加并结案,我素来没有向警方说“这种事搁谁谁否定啊;,我也不知是哪位警官在没有证据情况下就能说“就是丫挺干的;。

以上是我对这两天发生事件的回应。我恳请大家能让所有谣言止于智者,在不事实根据的情况下,不要随意传播不实信息。

目前,我的律师已经开始走相关法律程序,对一些歹意毁谤我的个人及媒体,都会保留查究相干任务的权利。

我信任法律和事实,相信警方秉公办案,最终还我一个清白。

李元戎

2017年1月4日